跳過此頁 content

我們如何幫助扭轉航運排放的局勢

已發佈:

全球航運業約佔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 2%。聯合利華國際物流和脫碳總監 Sundarrajan Bhyravan 分享減少航運排放對企業和地球的助益。

一張由上方看下去滿載貨櫃船隻於開闊水域航行的圖像

在聯合利華,我們的氣候轉型行動計劃 (PDF 22.21 MB) 說明了我們為實現氣候目標所採取的步驟,包括 2030 年較2010年減半每位消費者使用產品的排放影響,以及到 2039 年實現整個價值鏈的淨零排放。

在一系列的訪談中,我們聚焦一些正在幫助落實行動計劃並實現改革的人身上。

物流主管 Sundarrajan Bhyravan 協助管理聯合利華全球海洋和空運運輸。從即時監測航運排放的線上控制塔,到我們與合作夥伴和政策制定者合作推動更廣泛的系統改變,他說明了我們正在促進永續運輸的工作。

您的角色涉及哪些方面?

我的角色大部分涉及設計和執行聯合利華的國際海洋物流網絡。我們每年運送約 15 萬個貨櫃,所以在任何時候,海上大約有 1 萬個貨櫃。我們需要查看這些貨運的執行情況 - 是否有延遲?成本如何?我們的效率改善了嗎?我們的重點是每天、日復一日的關注成本和服務,以及我們如何追蹤所有情況。

我同時也負責我們於2021年所推出的線上海洋控制塔計畫。這是一個中央管理系統,負責調度和執行我們所有海洋和空運運輸。這讓我們的全球運輸集中於一家主要物流供應商透過中央系統來管理。

另外,我還負責管理海洋物流的脫碳。我們正在確定我們的海洋排放現況以及如何減少氣候影響。我們初步的措施集中在提高效率、減少使用的貨櫃數量,降低能源需求以及減少貨櫃的等泊時間。除此之外,我們將專注於轉型,探索新一代船舶和燃料。

為甚麼解決航運排放如此重要?

一艘於開闊水面上航行的船

如果計算全球海洋總排放量,它相當於排名第六大國家的排放量,與德國的總排放量相同。在氣候行動方面,航運業也是相對起步較晚的領域。直到2019年底,國際海事組織對燃料使用制定了更嚴格的排放標準,促使這個產業必須加快腳步。

對聯合利華而言,海運佔我們物流排放的一小部分,而這又僅佔我們整體排放的 3%。但氣候變遷是所有人的問題,如果像我們這樣的大公司,作為貨主和托運者不帶頭,那麼誰會引領這樣的改變呢?

我們正在採取哪些實際行動來減少航運排放?

我們的目標是在 2029 年比2020 年的基準減少 40% 的航運排放量,並在 2039 年實現淨零排放。正如我所說,快速取得成效的關鍵在於提高效率-甚麼才是最佳類型的貨櫃?如何確保貨櫃滿載?如何縮短行程航距?再來,重點是確保我們使用正確的船舶。我們正按貿易廊道基準測量運輸公司的排放量,並開始使用排放效率作為招標過程提名承運商的標準之一。

這些行動有助於我們達到40%的目標,但不足以實現 2039 年淨零排放。這就是為何我們也在探尋新一代船隻和替代燃料的原因。但整體航運業也還在試行,尚未有定論。例如,只有一些運輸公司採取漸進式使用生物燃料。這種來自生物物質的能源優於石油,但還沒能引起足夠大的變化,即使它是永續來源。因此,我們認為這只是一個暫時的解決方案。

部份運輸公司已決定直接實現淨零排放,因此他們正在研究甲醇、氨和氫基解決方案。但這些都是仍在發展中的技術,尚未確立一個永續且可規模化的方式。

此外,也還需要考慮這些燃料的上游生產。我們正在努力建置一個完善的「航運燃料全生命週期(well to wake) – 端尾到端( end-to-end )」模式,因此即使燃料被認為是潔淨的,它在哪裏開採,如何產製?過程中會產生哪些碳排?都需納入考量。目前,零碳燃料尚未有足夠清晰的資訊,未來幾年將進行更多產業測試,我們將密切關注此發展。

線上海洋控制塔臺如何幫助我們減少排放和成本?

運載貨櫃箱的貨櫃船

線上控制塔臺直接與海運公司、衛星資料提供者(用於追蹤貨物位置)以及提供外部威脅和風險事件資訊的公司連線,形成了一個可即時監測貨物運輸的數位基礎設施。在 2021 年甫推出時,我們使用該系統設定了警示和延遲的自動通知,節省員工時間並提高效率。接著在2022年,我們開始使用該系統測量即時的二氧化碳量。

我們知道每次貨運所使用的船隻、航程、使用的貨櫃類型,以及承運商的單位排放量。因此,一旦完成運輸,排放量就會自動計算並匯入到我們的追蹤系統中。我們可以根據航運航線、貨運公司、市場和進口商來篩選這些數據,檢視我們哪些做的不錯、哪些待改進。讓我們深入了解排放情形,幫助我們制訂下一步行動。

我們發現貨櫃使用效率不高。塔臺幫助了我們透過自動警報系統來解決排放和效率問題,例如-貨櫃裝運量低於 60% 時發出了提醒,並顯示當下的財務和二氧化碳試算數據,這提供我們一個強而有力的營運企劃實尋找解決方案。

截至目前為止,線上控制塔臺系統已幫助了我們節省 25% 的支出。它還幫助我們在 2022 年將貨運排放量減少約 15%。我們現在正在蒐集海水溫度的數據,以幫助我們優化溫控貨櫃的使用;我們也同時在研究航線的效益,使用蒐集的數據來測試和驗證各種假設。

如何運用我們的影響力推動更大的系統性變革?

我們是零碳排船舶貨主聯盟(coZEV )的成員之一。該聯盟聚集了許多託運企業,他們承諾到 2040 年全部使用零碳燃料船舶運輸貨物,這樣產業可在同樣的基準點上交流討論正在發生的事,我們在自己的領域可以做甚麼,以及我們如何擴大對政策的影響力。

當2022 年全球首部綠色運輸燃料規範出爐時,我們是呼籲歐盟提高航運綠氫燃料比例從 2% 到2035 年至少 6%的50 家產業組織之一。我們也與關注和參與公共政策的全球海事論壇(Global Maritime Forum)以及阿斯本研究所(Aspen Institute)的海事脫碳小組建立了聯繫。

這也就是身為貨主我們能扮演的重要角色。像我們這樣的託運企業,以客觀的評估對地球有益的措施。透過我們長期的供應商合作和參與公共政策來支持正確的倡議,也表明我們嚴正看待脫碳議題。

因此,雖然聯合利華只是這片浩瀚海洋中的一滴水,但滴水能穿石,我們的投入仍能推動變革。我最喜歡甘地(Gandhi)的一句名言:「你必須成為你所想要看見的改變。」航運產業可能看起來很複雜,但我認為,與其他大公司一起,我們必須試著透過在我們自己可控制的範圍內做出改變,對不斷釋出對潔淨燃料的需求。變革可能會緩慢發生,我們也可能會遭遇挫折,但只要堅持不懈,最終我們將到達我們的理想之地。

Back to top